农历九月,“时维九月,序属三秋”这句高雅词儿终于可以拽出来了。秋意越来越浓,大概只有牵牛花还开得如火如荼,意犹未尽,有分教:绿蔓如藤不用栽,淡青花绕竹篱开。披衣向晓还堪爱,忽见晴蜓带露来。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一:圆叶牵牛

牵牛花无处不在,但我之前几乎没有写过,因为有难言之隐,一洗也没法了之。我的意思是,我很长时间都分不清牵牛花的种类。自己都糊涂,焉能写出来“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是以一直避而不谈。分类变化快,外行不明白,一个业余植物人,想要紧跟学术前沿,确实有难度。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二:圆叶牵牛

在《中国植物志》中,牵牛花列为旋花科牵牛属,收录3种:变色牵牛、圆叶牵牛/P. purpurea (L.) Voisgt和牵牛/P. nil (L.) Choisy。变色牵牛不必提,原产南美洲热带,广东有栽培,北方木有;圆叶牵牛无争议,问题就出在最后一个上,让我长期感到困惑。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三:白色的圆叶牵牛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四:粉色的圆叶牵牛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五:圆叶牵牛

先说圆叶牵牛。顾名思义,叶子呈圆形,实际上是“圆心形或宽卵状心形”。花比较大,“单一或2-5朵着生于花序梗顶端成伞形聚伞花序”,颜色丰富,常见的有紫红、粉红或白色等等;萼片5片,外3枚长椭圆形,内2枚线状披针形,外面均被开展的硬毛。本种传入中国的时间很晚,不算“自古以来”,至今仍背着“入侵种”的恶名。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六:山东植物志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七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八

另一个牵牛/P. nil,按《中志》的意思,叶子一般3裂或5裂,“侧裂片较短......裂口锐或圆”,不管裂成什么德行,统统都是这个种。但在《山东植物志》中,牵牛属有三种,除圆叶牵牛之外,还有:牵牛/P. hederacea,叶片裂口凹陷,如图七;裂叶牵牛/P. nil,叶片裂口较锐,如图八。如此看来,好像是《中志》的牵牛被《山志》按照叶片裂口形态给分成了2种。

信谁呢?按说应该地方服从中央,可是这“学术”上的事儿也难说得很,我以前选择相信《山志》,但总感觉背叛了《中志》,心里一直疙疙瘩瘩......最近我研究了一些植物学大拿的说法,比如新浪微博大V余天一的相关文章,并“亲自”请教了余天一。总结一下最新所得的“知识点”,基本上尽废了《山志》的说法,《中志》亦不准确。如下: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九:牵牛,拍摄者米罗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十:裂叶牵牛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十一:裂叶牵牛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十二:裂叶牵牛

牵牛一般有虽然短但明显的总花序梗和花梗,花萼在开花后开展但不强烈反卷,花比较大;裂叶牵牛的总花序梗比较长,花梗极短到看不出有,花萼在开花后强烈反卷,花比较小。野外常见的可能大部分都是裂叶牵牛,不管叶子裂成啥德行,或者干脆不裂(图十就是不裂叶的裂叶牵牛),都在其变异范围内。另,裂叶牵牛的花以蓝色居多,牵牛则通常紫红色。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十三:大花牵牛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十四:大花牵牛

北方的牵牛花三姐妹中,圆叶牵牛传入中国时间最晚,不算“自古以来”,但到处泛滥,数量最多,裂叶牵牛次之,牵牛是极少见的。有一种曾是独立物种的大花牵牛,现在认为它是牵牛的变种或品种,算是真正的牵牛。这种大花牵牛主要是人工栽培,叶子通常3裂,中裂片较长;花朵大气磅礴,比一般牵牛花大得多,紫红色带白边或无,故又名“白边牵牛”。如图十三、十四,应该见过吧?

教你分清牵牛、圆叶牵牛和裂叶牵牛

图十五

大花牵牛来自于东瀛岛国,模样基本上还算是正常的。莫名其妙的日本人对牵牛十分狂热,美其名曰“朝颜”,并培育出了诸多五花八门的品种,其诡谲多变令人叹为观止,真是“看花满眼泪,不识牵牛花”。欧洲也有供观赏的牵牛花品系,据说是以圆叶牵牛为基础培育的。如上图的,典型的圆叶牵牛特征。只有裂叶牵牛一直落草为寇,未能获得“以色事他人”的资格。

如今牵牛属已被并入番薯属,牵牛花们的学名分别改为:牵牛/Ipomoea nil,圆叶牵牛/I. purpurea和裂叶牵牛/I. hederacea。《中国植物图像库》网站更是冒进得狠,不但取消了番薯属的传统属名,将Ipomoea属定名为虎掌藤属,且没有裂叶牵牛,应该是被处理成了牵牛的变种。我不太欣赏这种分类,暂不采用。按余天一的说法,牵牛是旧世界的,裂叶牵牛是新世界的,焉能混为一谈?

牵牛,牵牛花,牵牛子。

在祖国的东北,生长着一种很常见的攀援植物,民间通常称它为“爬山虎”或“喇叭花”。说它是“爬山虎”,是它善于攀爬;说它是“喇叭花”,是它花儿的形状像喇叭。这两种称谓都很形象很贴切。其实,这种攀援植物原本有学名——“牵牛”。系旋花科一年生草本缠绕植物。具体上,它又分为裂叶牵牛Pharbitis nil(L.)Cnoisy和圆叶牵牛P.pur purea(L.)Voigt两种。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圆叶牵牛)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裂叶牵牛 圆周上有一圈儿白色边儿)

牵牛这个名字很有文学色彩,另外,我还把它归结为令人产生念想的乡愁之物。

记得是一九六五年,我正在上初二。

当时在文艺创作领域,党和国家已在倡导“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双百方针。

班里有同学拿来大文豪郭沫若的一本诗集,大约是叫《百花赋》或是《百花迎春》什么的。书中有很多种花儿的插图,每一种花儿的插图下都配有郭沫若先生写的关于这种花儿的七言诗。作者意在呼应“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双百方针。郭沫若在牵牛花图片下配诗,并称其为“打破碗花花”。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打碗花”这个名字。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圆叶牵牛)

在我国,管牵牛花叫“打碗花”的还有一些省份。

二零一八年夏天,我拍了几张牵牛花的图片,通过手机微信传给一位同学。这位同学看后很有感慨,她说她生于陕西省的陕南,后来又随父去了甘肃省的油城玉门;她所生活过的这两个省分的人都管它叫打碗花。还说“这种打碗花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生长,很顽强并绽放美丽,常常想着她至美的精神”。

我这位同学给予牵牛花的赞美,也代表了大多数人对牵牛花的喜爱和好感。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圆叶牵牛)

但是,我怎么也想像不出,这种纤弱的植物能跟“打碗”、“打破碗”联系到一起。大概是因为它花儿不分瓣儿,外形又似碗像个开口盛器,如果在它整朵的花儿上撕裂一个小口儿,就是“打碗”了。

在松嫩平原,在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也有管牵牛花叫“打碗花”的。这大概是晚清政府解禁之后,近二三百年来,从我国山东,河北,河南等省份迁来东北的汉族迁民,从他们的出发地将“打碗花”这种称谓带了过来。

牵牛花在外形上有大小之分。

大一些的数量虽不是很多,但也时能看到;除粉红,蓝紫两种颜色以外,还有一种是粉红色花朵,其最外缘还自然的围镶着一圈儿二至三毫米宽的白色裙边儿。这种奇特的牵牛花,其叶子也很奇特,分成三裂,是为“裂叶牵牛”。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裂叶牵牛 大花型)

数量最多的是那种小一些的,颜色有粉红色,蓝紫色几种。其叶子有点儿像桃形或心型,轮廓线圆整,是为“圆叶牵牛”。它们因为生长的环境不同,颜色与外形都有或大或小的变异。

在松嫩平原,在我居住的杜尔伯特,还有一种长在草原或沙包地上;外观与牵牛花相似的花儿,颜色仅有白色、白粉色。它比小型的牵牛花还小一些,它的叶子近乎柳叶状(也有像古代兵器“戟”的形状),当地的人们一般称它为打碗花、落(音“lao”)道秧。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野生的打碗花)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野生的打碗花)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野生的打碗花)

“落道秧”生命力非常强盛,草原或沙岗地被开垦成农田之后,它仍会在原生地继续生长,铲不完锄不尽,因此,当地百姓说它“一片一片的”,“赖地”。“赖地”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赖在原地”坚持不走?它与牵牛的关系应该是近亲,都是旋花科草本缠绕植物。

我的邻居潘老师,祖辈上就从山东迁来杜尔伯特。他说,人工引种的这种攀援植物才叫牵牛。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圆叶牵牛)

牵牛花大多都栽种在房前屋后或自家的庭院里。第一年种了之后,第二年就不用再种了,掉落在地上的种子,它会自己生根发芽长大开花。从入夏到深秋“寒露”这个节气,牵牛花就这么一直的在绽放。但凡你目之所及,它就那么不管不顾的盛开着。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裂叶牵牛 大花型)

大自然赋予牵牛这种植物天生柔骨。牵牛秧在生长过程中可弯可曲可缠可绕,喜欢攀爬攀援,自来就懂得阶梯、螺旋式、向上的方向发展自己。距它就近的无论是什么物体,只要是直立或稍微坚挺一些的,它都能轻柔无声的将手蔓伸出并稳稳的攀住,借势借力向更高更广阔的空间伸展。牵牛秧生长的环境,如果没有直立之物供其攀爬,它也能够直立十至二十厘米的高度。在它自身实在支撑不了自己的重量时,它就会匍匐在地或与自身的旁枝侧蔓扭结在一起继续前行。一旦“发现”前方有坚实的直立物体,它就会伸出柔肢纤手向这个物体够过去,“攀”上后,就直立向上了。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圆叶牵牛)

当你在一处绿色的杂草或什么植物叶子的裹挟或簇拥中看到牵牛的植株时,眼球极易被它花儿的美丽所吸引,并将目光定格在它的花儿上。它娇艳的花儿与绿色的枝蔓和叶子相互映照相互衬托,色彩鲜艳对比分明。牵牛花无论是野生还是家种的,都在自发自愿地装扮着这个世界,悄悄的点缀着人类的生活空间。看到它,也像看到其它许多花卉一样,让人感到欣慰滿足有收获感。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圆叶牵牛)

打碗花和牵牛花,它们喇叭口朝天承接着雨露。亮亮晶晶的小水滴,鼓鼓溜溜、圆圆滚滚的,包裹在花蕊上,晶莹剔透。存留在喇叭口的底部,围裹滋润着花蕊。

有朋友在网上查了,世界上的牵牛花有六十多种。

另有一种重瓣儿(整朵花儿分瓣且重叠)牵牛花,我仅见过照片儿。在杜尔伯特县泰康镇,我的诗友在栽种。

潘老师退休前教过中学语文。他在口语上遣词造句既朴实又经典。他说“牵牛花具延伸性,见啥爬啥,生命力强。到了晚上,聚拢喇叭整装待眠;拂晓张开喇叭,先于人早起”。

我也注意到他说的这种有意思的现象,当傍晚天色渐暗,气温也跟着降下来时,或是盛期已过,打碗花和牵牛花的喇叭口自然会收拢紧闭,以保护正在孕育中的种子。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喇叭口封闭 孕育种子)

牵牛花儿娇艳好看,可它们的种子却叫“丑儿”,叫“黑丑儿”,“白丑儿”。《中药学》上说“表面灰黑色者称黑丑儿,淡黄色者称白丑儿,同等使用。”黑丑儿、白丑儿的学名“牵牛子”。是一味苦,寒,有毒;有泄水消肿,祛痰逐饮,杀虫攻积作用的中药。人在患了水肿病的时候,将其配置在复方中服下,水肿大多就会消退。此外,它还有着其它的一些治疗作用。

在杜尔伯特,常见的“牵牛子”是黑丑儿。它表现为紫檀色,如红小豆般大小。形状有些像橘子瓣儿,两个平面,一个弧形面,近乎三棱形。

早些年,我们买回来的红小豆,绿豆,黄豆或其它粮食,也会有个把黑、白丑颗粒掺杂其中,食用时常常把它当做另类挑出来丢弃。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树上绑“喇叭”)

牵牛花并不像其它许多名贵花卉那么娇贵,它耐贫瘠;不管是野生还是家养,大多的时候都无人经管,任它随意生长,自由繁衍。

现如今,牵牛花也跟着人类进了城,种在了居住小区的花园里,或一层楼的阳台下。

牵牛花美丽,它们色彩鲜艳,它们的仪态多姿大方。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圆叶牵牛)

牵牛花可爱,它与各种野花、杂花、种植花一起打扮了我们周遭的环境。它的一身都是宝,花儿可供观赏,种子黑丑、白丑还可入药。看到牵牛花像喇叭(唢呐)一般的外形,我不由得想起小时候看到过的那些吹吹打打鼓乐迎亲的喜乐场面。

可爱的牵牛花(散文)

(栅栏上绑喇叭 对着吹)

在当你游走四方,看见喇叭花,它定会让你想起原乡房前屋后、村里村外被牵牛秧缠绕牵绊、被牵牛花所装点的家园,篱笆墙院。

可爱的牵牛花!牵牛花!!牵牛!!!